中国书法网
中国书法门户网站
国画网
中国画专业门户网站
琉璃厂在线
字画古玩文房图书交易中心

艺术博客
艺术家博客群

诗三百
古典诗词专业网站

| 首页 | 公告信息区 | 原创区 | 专题社区 | 雅苑 | 闲适 |

返回列表 发帖

[转帖]境界——关于围棋文化的思考(后记)

圍棋的東方美–《境界─關於圍棋文化的思考》代後記
–胡廷楣–

  總有一天﹐人們會為圍棋只用來競賽而感到可惜﹐我常常這樣想。

  儘管我們的老祖宗是為了游戲來發明它的。在幾千年的歷史中﹐只有佔棋迷很少一部份的文人讚美圍棋的精妙的時候﹐曾將圍棋當作很思想的東西。而且他們的讚美﹐是在一個很高的道的觀念上﹐不免由於至大而過於粗疏。他們在本質上﹐還是以圍棋為一種游戲﹐而他們讚美的目的﹐或許只是在為自己下圍棋是否不務正業而辯護﹐在為圍棋給自己帶來的愉悅而興奮。

  圍棋就這樣和外部世界缺乏思想的溝通和聯繫﹐圍棋就這樣仍然是原來意義上的圍棋。

  傳統的中國人對自然科學的研究並不重視﹐因此﹐在現代世界﹐最努力地對圍棋的思想的研究和開發﹐竟然是外國人。從美國﹑法國和德國學者的一些報導來看﹐他們對圍棋的一些研究﹐已經超出了圍棋傳統的領域﹐進入了科學的領域。西方有的研究者以為圍棋是可拿來治理一個企業的管理思想。這既可以說他們還不懂圍棋的精妙﹐也可以說他們誤讀了圍棋﹔但是更可以說﹐在這樣的研究中﹐圍棋是以一種新的面目出現于世了。這樣的研究剛剛出現﹐其研究的粗淺﹐和圍棋的悠久歷史﹐以及總數以千萬和億來計算的棋類愛好者來說﹐是極不相稱的。它們只是圍棋大山面前的一株小草。

  曾經有一位在美國讀心理學博士的上海學子﹐托他的姐姐來聯繫﹐要一些資料﹐說是想將博士論文做在圍棋上。這使我非常感動。台灣宏基電腦的老總施振榮﹐在二十年中將一個企業辦到了世界級的規模和水平的同時﹐將圍棋的原理和企業的管理思想進行了獨到的聯繫。中國人在這樣的工作中﹐應該能更深入的接觸到圍棋的精華﹐有傳統的思想和新的觀念的對照。而且﹐我們畢竟是圍棋產生的國土﹐在上兩個世紀﹐我們在圍棋的技術上落後了﹐日本人將圍棋發展起來了﹐我們是圍棋的生母﹐而不是養母。在今天﹐圍棋的思想文化和哲學研究﹐就不能再落在他人的後面了。我們不能只是圍棋思想研究的生母﹐而讓西方人成為養母。

  我採訪圍棋已經十年以上了﹐最早的兩小片用長途電話採訪中日圍棋擂台賽的剪報﹐新聞紙已經黃舊得不成樣子﹐很有一種滄桑感。在這十幾年中﹐為圍棋寫非技術的書這樣的念頭一直折磨著我。在1993年﹐我採訪了棋界和非棋界的專家學者﹐出了一本《黑白之道》﹐初步表達了當代中國人的圍棋觀。其實﹐那還只是一本資料集﹐我一直在期待更多的學者加入到研究的隊伍中來。

  依然不斷地採訪圍棋﹐有時﹐一些心得會引發很多的思索﹐更多的想法﹐一時又不能發表在報紙和雜誌上﹐我就做一些卡片﹐裝在大信封裡﹐日積月累﹐這些卡片有了厚厚的一疊﹐信封也多至四十多個。又看書﹐大多是哲學﹑歷史和文化藝術的﹐一本《弈人傳》快翻爛了。而對各方面的專家的採訪也沒有間斷﹐這已不只是為了新聞工作﹐而是為了探索圍棋的思想了。我在擔任體育記者之前﹐曾有不短的一段當科學記者的日子。後來在採訪世界性的綜合運動會的時候﹐總會感覺到奧林匹克已經將文化的概念在體育中強化了。我慶幸有過這樣的日子﹐往日的沉澱和現代的衝擊會一點點讓思想清晰起來﹐這使我感到用現代科學文化的觀點來看圍棋﹐以及由圍棋的思想來觀察世界不會是痴人說夢。

  有一年﹐在北京採訪﹐正遇上上海人民出版社的副編審陳軍。我們一起在天安門廣場放風箏的時候﹐說起過這樣的想法。當時﹐他正在編輯後來獲得很大成功的趙忠祥《歲月隨想》。但是﹐他依然對這一本預計不會很暢銷的圍棋理論書有很大的興趣。我們相約﹐一旦時機成熟﹐我們會合作一次﹐寫這本書的誘惑實在太大﹐有時人是會不顧一切的。以至於在亞特蘭大奧運會閉幕式後﹐千辛萬苦完成採訪任務﹑渾身乏力的我﹐坐在著名的石頭山上﹐竟然會想到這本書該寫了。

  這一本書是以中國人或東方人的角度來看圍棋觀念的﹐不過是換了一種角度。圍棋以一種活的形像出現在文章中。圍棋和圍棋週圍的人們﹐是本書研究的對象﹐穿越時間隧道的圍棋史和在東西方同時發展著的當代圍棋﹐縱橫交叉在書中。圍棋的哲學及科學﹐圍棋的興衰﹑圍棋的藝術﹑圍棋的心理以及由此出現的種種有關的問題﹐都在思考之中。我想人們在欣賞圍棋比賽的時候﹐是能欣賞到圍棋的東方美的。這種美﹐應是一種哲理﹐是一種思維的方式﹐是一種傳統﹐也是一種能行于當代世界的思想。圍棋也能被看作是有思想的圍棋﹐有情趣的圍棋﹐包含著文化的圍棋。雖然說﹐美是無所不在的﹐但是圍棋是能夠體現這種美的有深度的載體。對這種思想美的開掘﹐正是寫這本書的願望之一。也正是由於這樣﹐圍棋是永遠會有開掘美的可能的。

  肯定有一些話是在別的圍棋書中沒有看到的﹐我不知道人家會對這本書說些什麼﹐說是胡說八道也未嘗不可。但總是在重複前人說過的話不是也有一點無聊嗎﹖

  有些社會學研究者提出﹐是否能將圍棋專門當作一門學問來研究﹐名曰圍棋學。我想﹐這比專門來研究圍棋的技術來說是一個進步﹐但是也會像《紅樓夢》的紅學一樣﹐是一個鬆散的概念﹐由於圍棋的博大精深﹐政治家和經濟學家眼中的圍棋是不會一樣的﹐各人的背景不同﹐難于有一種能夠讓各方都承認的觀點。我們現在所能做的﹐還只是最基礎的開拓。將來﹐自會有新人出來﹐成其大事。再說﹐一講到專門的什麼學﹐總會出現一個系統﹐在我們對圍棋思想的了解還不夠深刻的時候﹐去將圍棋的學問系統化﹐難免會有一點削足適履﹐我們何苦要受其累呢﹖所以﹐這本書只是用比較舒緩的筆調﹐來說我們所理解的圍棋。

  國家射擊隊的總教練張恆是用系統論研究射擊訓練的專家。他曾對我說過﹐世界上的很多新東西﹐其實不是全新的﹐就像美國的航天飛機﹐總共用了二萬個已有的專利技術﹐真正的創造是它在總體設計上的新意。這一點對我深有啟發﹐而一本書的新意﹐是在思想上的新意。這本書在嚴格意義上﹐不是一個人能夠寫出來的。書中所引用的文字之多﹐就可說明這一點。但是﹐總要有一個人對繁多的材料進行綜合分析﹐對一些思想作記錄和比較。這一點和當初寫《黑白之道》的初衷有相同之處﹐個別篇章﹐還是從《黑白之道》的論述中脫胎的。

  上海的圍棋研究者趙之雲對我有很大的影響。他是一個在圍棋的研究上集大成者。我曾向他請教過很多技術問題。但是他英年早逝﹐我再也不能在開筆之後聆聽他直言不諱的評論了。台灣的圍棋研究者朱銘源﹐一直在關心這本書的寫作。幾年來﹐他從海峽對岸寄來的資料﹐已高可盈尺。在《圍棋天地》上﹐常常會讀到精闢的圍棋文化的介紹。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觀點﹐每一種發現﹐都是值得讀者重視的﹐尤其是對圍棋文化哲學研究方興未艾的今天。程曉流﹑劉駱生﹑馬諍﹑徐渾和張小弟的文章都給了我很大的啟發。

  原以為﹐寫這本書的過程會是一吐為快的﹐但是﹐我想錯了。面對好幾年收集起來的資料﹐要寫出自己的一點看法﹐竟會一再躊躇。不管看了多少東西﹐資料總是感到不齊全﹐觀點也是很不明晰。還想多看看多想想再動筆。更何況寫這樣的東西對於我不是長處。但是﹐這樣的東西沒有更多的人來寫﹐于我﹐就像欠了自己一筆長債﹐再拖下去是沒有盡頭的了。每天寫一千字上班去是我在這一年多時間裡的生活規律。而在每一個假日裡﹐就是每一個局部問題完成的時候。我除了記者工作必要的文字﹐已經和散文﹑小說﹑兒童文學絕緣了﹐常常會羞見和我有長久聯繫的編輯。

  現在﹐這本書完成了﹐我終於可以在走進圍棋比賽的賽場時﹐很輕鬆地說﹕我能好好看一局棋了。我是說﹐我能像一個棋迷一樣欣賞圍棋了。圍棋永遠是一種很美很美的游戲﹐享受其中的美﹐是要有好心情的。

秉烛即长生,世事安知劫

 "總有一天﹐人們會為圍棋只用來競賽而感到可惜" -----此言甚佳!
意味新丰酒,神思烽火楼。太白一万尺,积雪过千秋。

TOP

返回列表